| 网站首页 | 文章 | 下载 | 3D电子书(题库) | 留言 | 金融论文 | 金融理财 | 金融视点 | 文化频道 | 社会广角 | 金融商城 | 3D电子书(题库) | 文秘家园 | 
您现在的位置: 金融网 >> 文章 >> 社会广角 >> 社会观察 >>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
张源中国首位女警飞行员和同事.大队长的战友们本网站长共进晚餐     ★★★★ 【字体:
张源中国首位女警飞行员和同事.大队长的战友们本网站长共进晚餐
作者:刘宗干    文章来源:转法制日报本网作修改    点击数:4928    更新时间:2005-10-16

  本网,站长于2005年10月15日,在江苏南京,与张源的教练、特警支队警务飞行大队的队长王志坚的战友们共进晚餐,战友相聚,倍感亲切,回忆过去,在部队,驾战机飞翔在蓝天的激情岁月。畅谈眼前中国首位女警察飞行员张源的人生辉煌。

  “上小学的时候,我就立志要当一名警察。因为,在我的心目中,警察是正义的化身。可到了初中,我又突发奇想,当警察要是能开飞机,那一定很神气又崇高。当时就非常渴望自己有一天能够拥抱蓝天。”

  1997年的一天,报纸上的偶然一瞥,张源知道:机会来了!

  女警胜“铁人三项赛”

  那天的报纸刊登了一条“南京市公安局举行招干考试”的消息,这对从小就梦想做警察的张源来说自然是个良机。整整一个月,张源拼命看书复习,“比我中考时还用功”。她笑称。最终,张源成为13个被录取的幸运儿之一。

  8年前的9月,张源兴奋地踏进了南京市公安局特警支队的大门。“那天,局领导和支队干部都站在那里迎接我们,局领导讲道,‘你们从今天开始就是一名特警队员了,这很光荣。但特警不同于其它警种,其职责任务的特殊性决定了特警队员要具备相当的智慧和胆识,要练就过硬的技能和本领。’听到这些,我很紧张,生怕自己哪里做不好。当我从领导手中接过警察服装时,高兴得把警服翻来覆去地看着摸着,恨不得马上穿在身上。那晚,我是抱着警服入睡的。”说到这儿,张源的表情很灿烂。在后来的训练中,同事们见证了她为此而付出的艰辛。无论冬夏,硬邦邦的训练场地上,经常能看到张源不停地重复着前扑、后倒等动作,手上、臂上、腿上都留下了一道道伤痕,经常是旧伤还没复原、又添新伤。为了使自己胜任特警岗位,张源无论在训练时还是在完成任务上,各方面都争做排头兵。由于从警之前张源学过驾驶,所以担负起了驾驶110巡逻车的任务,“那时候,队里驾驶员特别紧缺,最少的时候只有两人,经常忙得回不了家!”张源说。

  从警8年,张源记忆犹新的是那次局党委授予自己三等功。2003年5月非典肆虐之时,张源向队领导提出请求:到一线去执勤。领导得知后犹豫起来。因为他们知道,当时张源的父亲病重,正处于肺癌晚期。张源毅然决然地说:“谢谢领导对我家事的关心,你们是想让每位上岗人员轻松上阵。但是,如果我父亲知道此事,他一定会支持我的决定!请领导放心,我会每天通过电话了解父亲的境况。现在队里人手紧,多我一个就能完成很多工作!”就这样,在隔离区里张源硬是和同事们一起值了7天7夜的班。当时,有的被隔离的群众不理解这些警察为什么每天总呆在这儿,于是朝他们吐口水,还不通人情地嘲笑他们……“即便这样,我们谁都没有怨言。我理解他们,换做是我,也会憋坏的。”执勤任务结束后,张源被隔离了15天。

  2003年6月,因为要参加公安部举办的“铁人三项赛”,张源又开始了为期3个月的封闭训练。训练是艰苦的,但比训练更苦的是对父亲刻骨铭心的牵挂,是无法在病榻前尽孝的内疚!还有10天就要赴云南参加比赛了,张源的心几乎天天都在流泪。“那几天早晨,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为父亲的早日康复而祈祷。我生怕自己参加比赛的几天里,父亲会有什么意外,那将是我终生的憾事。”这时,张源讲述的声音哽咽,泪水潸然而下……

  在昆明,为了取得好成绩,张源和她的队友们克服高原缺氧反应,坚持跑步、游泳、射击等科目的训练。白天大运动量的训练尚可缓解张源对病重父亲的牵挂,到了夜晚,“铁姑娘”总是辗转反侧、泪湿枕巾。“我每天早上醒来和晚上入睡前,都打电话给父亲,他总会鼓励我,他相信自己的女儿一定能赢!”张源自信地说。

  9月6日,正式比赛的日子。张源拼尽了全力奔向终点,100米、50米……近了,更近了!队友、教练都在冲她招手,张源疲惫的身体已经到达了极限,脚步沉重得似乎再也迈不出半步,就在这时,张源仿佛看见了前方父亲那慈爱的脸庞,“源源,你要加油啊!”这声音犹如天助一般,张源奋力超过其他选手,率先到达了终点。最终,张源取得了个人全能第五的好成绩,并因此又一次荣立三等功。

  回到南京,张源拖着行李赶往医院。看到被癌痛折磨得苍老不堪的父亲,张源心疼得俯在床边,握着父亲的手泣不成声:“爸爸,女儿不孝,女儿来看你了!”父亲病情加重,这时已不能说话了,他只能用颤巍巍的手抚摸着女儿的头……一个多月后,张源的父亲离开了人世。后来家人告诉她,父亲是因为等她回来才支撑了那么长时间,他实在是太想见到女儿,不忍心走啊!

  张源说,自从走进特警行列,从没想过开飞机,更没有奢望成为飞行员。然而,没想到在2004年6月,机会竟然来了!

  作为一个女孩子,从对飞行一窍不通到可以娴熟地驾驶直升机,张源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。她从心底感谢她的教练刘爱周老师,是他用坚强、勇敢、耐心和鼓励告诉自己,一张白纸能画出最美妙的蓝图……

  搏击蓝天白云间

  2003年6月的一天,张源正在食堂吃午饭,突然听到有人议论局里要成立一个警务飞行大队,还要培养一名女飞行员。当时她心里就震了一下,那一瞬间她感觉到了什么。“在我的概念中,只有从部队转业到局里、并且有开战斗机、轰炸机等经验的人才有资格参选,肯定轮不到我!”张源笑着说。即便是这样,她也不想放弃。考虑成熟后,她郑重地向组织递交了申请,表达了愿为南京警航事业贡献力量的强烈意愿。

  6月15日,张源接受了第一次体检,当时领导叮嘱她“不要想得太多”。接下来的两天,恰逢南京市公安局举行手枪射击比赛,有个同事悄悄地对张源说:“要好好比赛,之后会有消息通知你。”平时类似的射击基本都打满环的她,那天却打得非常一般。

  正式接到入选通知是6月19日。张源说,在接到通知时感觉压力很大,因为“一下子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”。当时被选中的3人中,只有她是“零起点”,其他两名都是从部队转业到公安局的老飞行员,他们开过战斗机、轰炸机,各自都有3000小时以上的飞行经验。

  第二天,张源一行三人前往广东阳江市合山机场训练基地。到了基地后,从来没有驾驶过飞机的张源显得特别兴奋,不停地围着教练问这问那……教练告诉她,飞行训练可要做好吃苦的准备,张源笑着说:“没问题!既然我来了,不论刀山火海也要挺过去。”

  六月的南方,天气潮湿闷热,日照强烈,加上水土不服,身体不适应当地的气候,这些都成了野外飞行训练的困难。整个直升机机身前方几乎全是钢化玻璃,阳光一照,舱内温度最高能有四十多度,人一进去就像被关进了密封的罐子里,不一会儿,衣服和身体就粘在了一起。第一天训练下来,张源因汗出得太多差点虚脱。“都说南京是三大火炉之一,可比起阳江的太阳,南京可就逊色多了。这里的太阳晒在人身上很疼很疼,用手一摸就脱皮。后来戴上了太阳镜、涂上了防晒霜,戴上了袖套,还是不管用。半个月,我们三人的胳膊上都晒起了水泡。”张源说着,撸起袖口露出了还没有褪去的太阳斑。在别人看来,飞行员就是坐在机舱里拉动操作杆,没什么可累的;但人们不知道,飞机升空后,操作上绝对不能出一点差错,所以必须要精力高度集中。就凭这,也会把人累翻的。

  在阳江,每天的训练生活非常紧张。张源以前从未接触过气象、地理、飞行原理、机械使用、飞行心理素质这些专业知识,而直升飞机机舱内的飞行仪表和开关就有几十个之多,操作程序十分复杂,所以第一步就是要“死记硬背”。当时一天在机场的时间有12个小时,其中空中飞行4个小时,此外还得对着模型看,听教练讲解等;而教练对飞行员的睡眠也有要求,必须保证8至10个小时。“我可顾不上这些,时间不够用啊!一回到宿舍,我就开始啃飞行理论知识,一天最多睡6个小时。”张源靠着刻苦钻研的精神,很快就掌握了飞行理论基本知识,并顺利通过了地面预习阶段的训练。

  “今天的训练是在1至2米的高度悬停。让飞机保持稳定的状态,如果你控制得住,就说明行!”2004年7月11日,合山机场训练基地,飞行教练刘爱周用对讲机给空中一架直升飞机指挥。坐在直升机内操作的就是张源。她当天的训练任务是让飞机“听话”,在自己的控制下实现悬停。张源不停地拨弄直升飞机机舱内的各个控制开关,但每一个动作之后,机身都反应得很厉害。“怎么才能让它停住呢?这简直跟炒菜锅一样!”她自言自语的话音把教练刘爱周惹得笑出声来。“快把各个开关的幅度调置小一点,同时注意观察飞行仪表的变化,细细体会一下变化!”骄阳下,张源认真体会着教练说的每一句话,复杂程序开始简化,各个仪器的位置越来越清晰,操作越来越细致……4个小时,“炒锅”慢慢变成了“砂锅”,渐渐稳定下来。场地上,教练刘爱周竖起大拇指。

  在11月26日江苏省公安厅举办的反恐演习和11月27日南京市公安局举行的大练兵汇演中,张源两次飞抵演习现场,她出色的表演赢得了全场的阵阵掌声。

  张源的教练、特警支队警务飞行大队的队长王志坚对她的评价是:“肯于吃苦,对飞行有悟性。”到目前为止,她已安全飞行了400多个小时。

  张源的家人都是纺织行业的普通职工,他们以自己对警务飞行的理解,默默支持、鼓励着张源。

  张源说:“其实我一直庆幸有这么好的家人,是他们做了我坚强的后盾,让我有勇气地坚持下去!”

  “家人关爱伴我前行”

  张源有一个对她很放心、很支持的母亲。“妈妈一直很支持我,她叫我好好工作,她会做好‘后勤’的。”有这样一个女儿,张源的母亲也感到很骄傲。每当女儿在电视或报纸上出现,她就特别开心。尽管张源告诉母亲,驾驶飞机要比开汽车还安全,但对一天到晚飞上蓝天的女儿,张妈妈还是不能完全放心。一见到女儿,她就会用质朴的话对张源提要求:“一定要多向教练请教学习,要掌握好操作要领。”

  平常在食堂吃饭,张源和其他两名飞行员都坐在一起互相监督,谁多吃了一点,肯定有人会提醒“不要多吃!”因为,飞行员体重过沉,飞机油耗就要增多,飞机的续航能力和续航时间都将大打折扣。说起减肥,最为痛苦的要算张源了。以前张妈妈一直反对女儿减肥,每次晚饭都想方设法给女儿做上一桌子好菜,可自从张源说“超重就不能飞了”后,张妈妈便成了“最无情”的减肥监督员。晚饭的菜变得少而精,张源想多吃一点,她就会“铁面无私”地把碗收走。“现在,我的体重已经比以前减轻了不少,但还要继续减肥,防止出现反弹。我现在看到香喷喷的饭菜都馋得流口水!”张源不好意思地说。

  张源的哥哥是个航空爱好者,他知道直升机虽然在天上风光无限,但空中的“天敌”也不少,城市上空密布的高压线就是其中之一。就在警务飞行大队的8名成员忙着找有关部门要高压线图的时候,张源的哥哥送来了一本用钢笔描绘的南京“地图”,图上密密麻麻地标出南京城的高压线的分布情况。原来张源赴广东训练时,哥哥就意识到警务飞行大队可能需要一张高压线地图。于是,他一有空就骑上摩托车满大街跑,发现一处高压线,就在自己绘制的地图上标出来。哥哥将这份跑遍南京城、凝结了半年心血的特殊礼物送给了张源。说到这,张源的眼圈红了许久……

  在与笔者交谈中,张源一直重复着这样一句话:“能够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是一件很幸运的事,这与家人、领导及同事对我的无私帮助是分不开的。现在,警务飞行这项工作只是刚刚开始,我们每位飞行员的一切都与它紧紧地连在一起。我今后要做的就是继续努力!”

  幸运从来只眷顾那些有准备的人。一路走来,张源都在为实现她儿时的梦想做着不懈的努力。资料

  张源,28岁,从警7年。她是江苏南京警方第一位单独驾驶110巡逻车执行巡逻任务的女民警,在2003年公安部举办的警察体育“铁人三项赛”中,她取得了女子团体第三、全能第五名的好成绩;她是南京警方培养、国内首位女警察飞行员。
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
    没有相关文章
  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